按年份分類: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按公司分類
2017年6月7日 (新聞)  

重拾懷舊香江情 「珊瑚海」小輪明起一連3日免費搭
自八十年代投入服務的「珊瑚海」小輪,是少有保留傳統漁船風味的木製小輪,船公司為了讓市民細味這「本地特色」,決定明起至周日,開放「西灣河至鯉魚門三家村」,以及「西灣河至觀塘」兩條航線,免費讓市民登船體驗。

踏上「珊瑚海」如同走進時光隧道,重新感受昔日的香江生活,船上有不少舊物,如鄧麗君的卡式聲帶、捕魚工具等,又有角落展示到酒樓的「一盅兩件」,極具特色。

2017年5月18日 (新聞)  
澳門氹仔客運碼頭5月18日舉行開幕儀式。新碼頭定於6月1日正式啟用,首階段開放8個客船泊位。氹仔客運碼頭佔地面積約20萬平方米,相當於25個標準足球場。新碼頭設有16個客船泊位,3個多功能泊位和127條出入境通道,每日最高可接待出入境旅客40萬人次。

據香港文匯網報導,現階段,氹仔客運碼頭的功能由毗連的氹仔臨時客運碼頭承擔。氹仔臨時客運碼頭開通了由澳門至香港上環、九龍、屯門、機場以及深圳蛇口、福永等地的多條噴射船航線。新碼頭啟用後,臨時碼頭的航線和基本服務會逐步轉移至新碼頭。

據了解,澳門新碼頭一共投資30多億港元,面積達20萬平方米,相當於25個標準足球場面積,將於2017年6月1日投入營運,首階段開放8個泊位。設有5個直升機停機坪、16個400人客船及3個多功能客船泊位,設127條人工和自助出入境過關通道,比外港碼頭多近1倍。每日可處理最高40萬出入境人次。

澳門海事及水務局代局長曹賜德說,新碼頭將保留現時臨時客運碼頭的航運公司和航線,即3間船公司及7個對接航點,預計將來的客流量不會因港珠澳大橋落成而減少。他希望未來有更多公司加入海上客運服務,促進珠三角航點發展。

氹仔新客運碼頭工程計畫於03年展開公眾諮詢,並於04年獲批,至06年,該碼頭的定位由輔助性質提升為對外的重要海上口岸,碼頭功能遂得到擴展,工程佔地面積擴大。擴展工程的設計工作於09年完成,最初預計可在13年竣工,延期數年才完成。

信德中旅船務公司發言人說,去年氹仔臨時碼頭的航班數量增至至50班,氹仔新客運碼頭營運初期增至約90班。此等計畫已有關部門評審。在港連接澳門機場的「直通快線」,也伸展至氹仔新客運碼頭。

2017年5月2日 (新聞)  
政府上月批准天星小輪「中環至尖沙嘴」和「灣仔至尖沙嘴」兩條專營渡輪航線加價,平均加幅8.9%,但與天星小輪所提出加價25.2%仍有一段距離。天星小輪事務經理梁瑞堅接受港台訪問時表示,因油價上升及要加薪挽留人手,今年底擬再向政府申請加價,又表示未來港鐵沙中線通車後,將影響「灣仔至尖沙嘴」航線客量,長遠不排除放棄營運該航線。

運房局:天星可考慮申請

運輸及房屋局表示,3年前投放1億元成立基金,培訓海運及空運人手,又表示天星小輪的盈利最終因各種原因而遠低於估算水平,公司可考慮申請新一輪加價。

去年申加25.2% 獲批8.9%

天星小輪去年7月申請加價,提出分兩階段增加「中環至尖沙嘴」和「灣仔至尖沙嘴」兩條航線票價,包括今年先加價17.5%,明年再加價6.5%,累計申請加幅約25.2%。

行政會議上月批准天星小輪加價,平均加幅為8.9%。政府當時解釋,在審核天星小輪加價申請時,已考慮營辦商財政狀况、營運成本、收入與回報預測及公眾接受程度等因素,認為並無足夠理據支持天星小輪分兩階段加價,最後決定批准先作一次過加價。

新票價將於今年7月15日生效,天星小輪兩條航線單程加價1至3毫,以「中環至尖沙嘴」航線為例,平日成人上層票價將由2.5元加至2.7元,下層由2元加至2.2元;周六、日及假日成人上層票價則由3.4元加至3.7元,下層則由2.8元加至3.1元。

油價增 需加薪留人

不過,天星小輪事務經理梁瑞堅接受港台訪問時表示,政府批准加幅與原先天星小輪申請加價25.2%有很大落差,公司不能接受。他稱由去年7月申請加價至今,燃油價格已上升67%,而且維修費負擔沉重,加上公司面對人手短缺問題,需加薪挽留具經驗員工及吸引新血入行,因此不排除今年底再申請加價,以補回未獲批准的加幅,但具體加幅仍需研究。

梁瑞堅又說,自中環碼頭搬遷後,天星小輪客量持續下跌,未來港鐵沙中線過海段通車後,「灣仔至尖沙嘴」航線客量或下跌至每日僅數千人次,不排除長遠放棄營運該航線。根據天星小輪資料,去年「灣仔至尖沙嘴」航線每日客量約1.5萬人次,而「中環至尖沙嘴」航線每日客量維持於3.9萬人次。他並稱,天星小輪「尖沙嘴至迪士尼樂園」航線至今營運5個多月,但客量未達預期,假日客量最多僅雙位數字,公司會與旅發局加強宣傳。

業界七成員工達60歲

小輪業職工會理事長范強表示,渡輪業界正面臨人手老化問題,目前近七成員工平均年齡達60歲,每年只有100多名新人願意入行,各渡輪公司要不停挖角及與資深員工續約應付。

2017年4月12日 (新聞)  
天星小輪七月十五日起加價。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昨批准天星小輪旗下「中環—尖沙咀」及「灣仔—尖沙咀」兩條專營渡輪航線平均加價百分之八點九,成人平日票價每程加兩毫,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加三毫,月票加價十元。天星小輪原本申請分兩階段累計複合加價百分之廿五點二,但政府認為無足夠理據支持有關加幅,最終只容許天星小輪一次過加價。

原擬申分兩階段加25.2%

由七月十五日起,天星小輪中環至尖沙咀航線上、下層成人收費,平日將由兩元半及兩元,分別加至兩元七角及兩元二角,加兩毫;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上、下層收費分別由三元四角及兩元八角,加至三元七角及三元一角,加幅三毫。灣仔至尖沙咀航線,成人平日票價由兩元半加至兩元七角,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由三元四角加至三元七角。

天星小輪去年七月申請分兩階段提高渡輪航線的票價,原擬於一七年二月上調約百分之十七點五,並於一八年二月再上調百分之六點五(累計票價複合增幅約為百分之廿五點二)。政府發言人昨說,天星小輪去年錄得虧損,票務收入自一四年起呈跌勢,平日及假期票價維持不變已分別有七年及五年,因此認為天星加價有理。不過,當局認為並無足夠理據支持按天星提出的兩階段加價申請。

天星小輪的現行專營期將於明年三月三十一日屆滿,而天星小輪的財務狀況預期會因表現較佳的非票務收入而有所改善。當局認為將來考慮專營權是否續期時,可進一步評估天星小輪的財務狀況。

2017年4月3日 (新聞)  
愉景灣碼頭昨晚發生撞船事故,一艘駛往愉景灣的渡輪在泊岸時,疑失控直撞碼頭,船上5名乘客受輕傷,其中一名外籍女傷者需送院治理。

窗框扭曲玻璃粉碎

事發於昨晚8時許,涉事一艘由中環開往愉景灣的渡輪,抵埗後正靠近碼頭準備泊岸,但疑突然失控,右邊船頭直撞碼頭。有乘客拍下現場情況,所見撞擊力非常猛裂,碼頭一組窗框被撞至嚴重扭曲變形,玻璃窗粉碎散滿地上。
目擊經過的徐小姐稱,她當時剛好在碼頭準備登船往中環,惟甫入閘就聽到猶如爆炸聲的巨響,「行過去睇,就見到成地都係玻璃碎,鐵枝爆開咗,有一條仲喺地下」,她形容其他在碼頭等候上船的乘客均感震驚。此時碼頭工作人員立即應變處理,而船上亦一片混亂,船員在船頭和船尾位置不斷大叫及作出指示。其間肇事的船隻一度後退,然後再重新泊岸,船員立即安排未有受傷的乘客落船。
現場消息稱,當時涉事渡輪幾乎滿載乘客,當中有5名乘客受輕傷,傷者中包括一名47歲外籍女子,她頸部扭傷送往北大嶼山醫院治理;其餘4名傷者經救護員現場包紮後無大礙,毋須送院。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2017年3月25日 (新聞)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今以35票贊成、0票反對及2票棄權通過政府為中環至長洲、坪洲、梅窩、榕樹灣、索罟灣等6條主要離島渡輪航線,於今年年中至2020年年中提供特別協助措施的撥款,涉款約4.1億港元。會上對於多名議員包括田北辰表達長洲居民希望渡輪公司可提供月票或多程票,當局表示,相關渡輪公司會提供月票及多程票,現正與八達通公司就月票事宜進行研究,至於多程票,有關部門亦會聽取居民意見,研究如何安排。

議員陳恒鑌會上表示,離島渡輪夜晚尾班船經常爆滿,令居民上不到船,質疑政府為渡輪公司提供補貼,卻沒有解決居民面對的問題。議員梁耀忠亦指,不少市民周日到長洲遊玩「過夜」,以至周一早上乘船離開的人很多,居民多次反映,政府卻沒有聆聽居民意見。

議員鄭松泰亦指,隨着長洲遊客愈來愈多,島上居民反映無法如常生活,要求渡輪公司為居民提供居民通道。另外航運交通界議員易志明就認為,渡輪公司牌照期只有三年,窒礙公司作出投資或購買新船,要求延長牌照年期。

當局表示,如在假日居民出入可使用月票或多程票,兩者持有人均可使用月票通道。長洲渡輪公司已於3月起設有後備船,有需要時可讓未能上船的乘客乘搭,而渡輪公司亦正申請於現有渡輪增加座位。

2017年3月1日 (新聞)  
2014年底在灣仔填海範圍發現的沉船殘骸,極可能是二次大戰時沉沒的添馬艦!土木工程拓展署委託進行的考古報告披露多項重大發現,當中包括打撈到多件屬於英國皇家海軍將士的物品,而翻查英軍檔案,他們均曾駐守添馬艦;另一項有力證據是添馬艦炸沉位置紀錄與沉船殘骸的位置脗合。水下考古和保育人士認為今次是重大發現,促請政府保育添馬艦殘骸。有立法會議員則質疑政府拖延公開報告別有用心。
 
早在2015年9月完成的考古報告,土木工程拓展署今日才公開,41頁的報告披露專家在沉船位置打撈到英國皇家海軍准將的銅製旗仔,相信是1934年Frank Elliot所有,他當年是英國皇家海軍駐港最高統帥,駐守添馬艦,專家形容這是最重大的發現。
 
其次是海軍Goodman的銅製名牌,長22厘米、闊7.6厘米,翻查英軍檔案,證實Goodman於1914年來港服役,曾駐守多艘軍艦,而添馬艦作為英國皇家海軍駐港總部和軍營,專家相信Goodman亦曾在添馬艦生活過。其他英國海軍物品還有軍服上的鈕扣;用來熨軍服的熨斗;英國海軍專用的門鎖,上有「British Made」字樣。
 
考古報告指出,1941年12月共有60艘船遭炸沉,當中包括添馬艦,以免落入日軍手中。一項有力證據顯示,1945年添馬艦炸沉位置紀錄,與沉船殘骸位置脗合;而沉船殘骸的鐵與木組件,以及紅鉛上白色油漆的碎片,均為典型英國海軍船的裝飾,切合當年添馬艦的設計。
 
土木工程拓展署表示,根據考古專家的初步考古評估報告,該金屬物體有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在維多利亞港沉沒的船底部分,或有可能是添馬艦殘骸。惟由於未能找到船鐘、名牌或其他獨有識別物,故未能確認船隻殘骸身份。該署將於短期內聘請海洋考古專家進行詳細水下考古研究,以確定殘骸身份和保育價值。
 
香港水下文化遺產小組成員陳基業認為,添馬艦是香港歷史一部分,極具意義,值得打撈並予以保育,擔心殘骸在海底會生銹。海事博物館高級館長陳麗碧亦稱今次是重要發現,該館有豐富水底文物經驗,樂意與古物古蹟辦事處合作研究。
 
文化傳承監察召集人羅雅寧則說,專家早已證實殘骸是添馬艦,證據確鑿,形容殘骸是難能可貴的戰時歷史,認為政府必須研究如何保育。她又批評政府一直迴避事件,更只形容殘骸為「金屬物體」。
 
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形容這是遲來的報告,她去年已追問政府,結果延至今日才公開,質疑政府是擔心報告的重大發現,會影響填海工程,促請政府繼續發掘,並妥善保育與添馬艦有關的文物。
2017年2月17日 (新聞)  

全港最細!政府研擴建長洲渡輪碼頭 鄉委會倡駁長增兩泊位

  現時每逢假日、大時大節均有大批市民及遊客湧入長洲遊玩「逼爆」碼頭,但原來每日服務逾二萬人次的長洲碼頭,卻是目前全港最短和最細的渡輪碼頭,泊位、候船室亦停留在50年代的設計,遊人多起來更要排隊排至碼頭外。

  為疏導人潮,運輸署早前建議於碼頭設立月票通道,但長洲鄉事委員會卻指擴建長洲碼頭才是解決「塞爆」的良方,建議原址駁長碼頭或另覓新址興建。

運輸及房屋局早前以書面回覆立法會議員提問時表示,政府留意到長洲渡輪服務於假日的需求量比平日高三成,去年的太平清醮當日搭船來往長洲更高達4.9萬人次,故建議在指定日子於長洲及中環碼頭設立「月票通道」,讓島民可直入候船室,以解排隊之苦,通道擬於今年下半年啟用。

 現時的長洲渡輪碼頭跟昔日無異,仍然停留在每邊只有一個泊位。(長洲鄉委會圖片)

不過,「月票通道」又是否能解決「逼爆」的情況呢?長洲渡輪碼頭在50年代落戶現時的新興街,至70年代搬至現址,雖然經歷過兩次的擴建,但長洲碼頭仍是目前全港最短和最細的渡輪碼頭,甚至還保留50年代的2個泊位及單層候船室設計;雖然在2015年進行過翻新,但相關的工程只是集中於粉飾設計,並未有任何空間和泊位的擴充。《香港01》記者翻查資料發現,碼頭無法讓超過41米的大型高速船停靠,同時,候船室亦只能容納約700人,如有載客量逾1000人的三層渡輪上客,乘客隨時要排出碼頭外。

鄉委會:建新碼頭需時 傾向原址駁長碼頭

長洲鄉委會主席翁志明表示,鄉委會希望政府落實擴建:「個碼頭70年代建成到依家,面積無咩增加過,人流就不斷咁上升,愈來愈擠迫,又唔係兩邊都上到船,所以就算有加班船都無用。」他又提到,以往幾年都有去信運輸署要求擴建,但署方僅稱會考慮。

鄉委會提出兩大建議,分別是原址駁長碼頭或另覓新址興建,翁志明說:「橫向擴建其實無咩可能,只可以諗駁長個碼頭,駁到每邊都可以泊到兩架,但始終碼頭喺避風塘入面,都唔可超出堤壩;所以我哋都有建議另覓新址起過個碼頭,但重建需時,快的話我哋都希望原址駁長。」

運輸署:現正籌備初步研究擴建的工作

事實上,新渡輪於去年底曾就長洲碼頭問題發表意見書,稱在目前的環境下,恆常增加「高速船」航班,或以更多的高速船取代普通渡輪是不可能,除非新建一個每邊均可處理、並容許不少於 4 艘船隻同時靠泊的新碼頭,才可應付日益增加的乘客量及需求。

2017年1月14日 (新聞)  

百條灣仔碼頭巨木 獲救離堆填區 變身獨特家具予公眾使用

灣仔碼頭服務港人近半世紀,於2012年因興建中環灣仔繞道拆卸,昔日地標不復再,但本地老工匠和藝術家把當時碼頭的近百條防撞木回收製成家具,供大眾使用,以一雙雙巧手把香港記憶重生。
早於1949年,灣仔已有渡輪服務,當時的灣仔碼頭位於現今告士打道近杜老誌道,只有一條來往灣仔和佐敦道的航線,後來才增加往九龍城和紅磡兩條航線。1965年,灣仔進行填海工程,把海岸線一直移到現今會議道那邊,亦把碼頭遷移到會展旁,「灣仔碼頭」水餃的創辦人臧姑娘亦是在這裏以木頭車賣手製水餃起家。1972年,紅隧通車,大大打擊了渡輪的生意,佐敦道和紅磡航線相繼停辦,剩下一條來往尖沙咀和灣仔的航線。2014830日晚上11點,往尖沙咀的尾班船開出,第二代灣仔碼頭近半世紀的歷史任務亦隨最後一班船駛出落幕,而建於現時海堤北面築起第三代的新灣仔碼頭於同日啟用,續有灣仔至尖沙咀航線。

從舊灣仔碼頭拆卸下來的近百條防撞木,差一點就被通通送往堆填區。

木頭來自北婆羅洲 各有疤痕 成會「生長」的家具

當時拆卸工程拆下了近百條防撞木,因數十年來浸於水中,木柱滿佈蠔殼,損毀嚴重。正當大家都以為它們應當壽終正寢,準備送往堆填區時,幸得環境保護署環境保護主任溫家玲把計劃叫停。「那時我們路過工地,看見近百條碼頭木丟在會展旁的空地,我們覺得是可以重用的,便聯絡土木工程拓展署回收舊木。」她急急腳把巨木運走,卻不知可怎用。後來溫家玲聯絡了本地多間木廠,都沒人肯收,嫌功夫太多——木柱表面滿佈蠔殼、內裏又有鐵釘,鋸木是危機四伏,一不小心隨時連鋸也賠上。直至遇上志記鎅木廠的王師傅,他一口答應。

「如果拿去堆填,根本很難分解,因為碼頭木密度很高。它們是大自然孕育的,我們也是。只是它們不懂說話。回收是把生命重生。」王師傅說。王鴻權從事鎅木三十多年,早年為進口原木加工,近年主要回收中電的廢棄電燈柱,製成家具——志記是本港碩果僅存的鎅木廠。王師傅說,這批灣仔碼頭的木來自北婆羅洲的抄木,長於熱帶雨林。密度高,木質硬,長得慢,但長成後特別高大,達二、三十米。若按木條大小推斷,這批差點被丟掉的「爛木」應有5003000年歷史。

尋得高人相助,溫家玲遂找來本地建築設計團隊LAAB,想把志記清理好的碼頭木製成傢俱,放在以「轉廢為能」為主題的屯門污泥處理廠新建園區T-Park「源 · 區」的T-Cafe內,供遊人使用。傢俱包括木枱、長凳和茶几櫈,王師傅先把木頭初步處理,切成小塊,LAAB再根據木塊的狀態調整設計,進一步打磨,使得每塊木頭都能各安其所。

每條木看來都差不多,其實各有不同紋理和疤痕,因此在設計上亦一反傳統「先有設計,後有製造」的邏輯——大家都邊造邊學。